深海余烬 第344章 拦停

“击沉它。”

阿加莎双眼紧紧盯着那艘正在海面上不断靠近的舰船,语气冷硬的仿佛冰雪。

旁边的一名下级军官有些错愕,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您说什么?”

“击沉它,”阿加莎没有回应那小军官,只是转头看向李斯特上校,又重复了一遍,“那就是‘袭击者“一个巨大的污染源——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但那绝不是海燕号。”

说到这她顿了顿,握住手杖的指节略微发白:“我对这个决定负责。”

李斯特什么也没说,他脸上的肌肉紧绷着,在很长时间内都仿佛一尊凝固的雕塑般站在寒风中,直到远方再度有汽笛声响起,那声音比之前更加清晰、响亮,仿佛带着令人不安的催促,他才突然打破沉默:“女士,您的消息来源确定可靠么?”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上校先生,”阿加莎轻轻吸了口气,嗓音带着一丝沙哑磁性,“而且我对此判断负责。”

“您没办法负责,您是守门人,但并不是港口系统的直接监管者。”李斯特平静地说道,随后转过身,目光投向远方的海面。

“击沉那艘船,我对此决定负责。”

“呜——”

遥远的海面上,那突然出现的“海燕号”仍在全速行驶着,高耸的舰首劈开波浪,飘扬的旗帜在空中猎猎舞动,船身中部的烟囱喷吐着大团大团的黑色云雾,云雾中,仿佛有无数隐匿的嘶吼声在此起彼伏地咆哮吵闹,而在海燕号的船尾,碎浪起伏交叠,层层翻涌的浪花深处,黑色粘稠的物质仿佛从巨兽体内流出的血液般随波浪扩散,丝丝缕缕,起起伏伏。

仅从现在所见的情况,他便能断定这艘船绝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海燕号”了。“

海燕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寒霜本岛的警笛响起之后,它便开始加速了。

很快,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海面上的情况,紧张的情绪开始弥漫。

那艘船没有减速。

汽笛声再次响了起来,那钢铁战舰的顶部喷吐出更多的大片黑雾,高压蒸汽如来自深海的尖叫般撕裂天空。

一个个身影在海燕号的船舷远处晃动,他们走来走去,忙碌穿梭,他们穿着寒霜海军的制服,做着舰船水兵应做的事情,他们迈步跨过甲板上那些凹凸不平的沟壑,迈过那些粘稠蠕动的物质,以及仿佛粗大血管般纵横交错的增生结节。

不断有融化般的黑色泥浆从这些水兵身上掉落,甚至不断有水兵突然倒下,和周围的舰船结构融为一体一一而同时也不断有新的水兵从甲板或船舷上分离出来,蠕动着,爬行着,蹒跚着,去擦洗甲板,去操控旗帜,

去打亮灯光……

看到这扭曲的黑色剪影正在不断崩解,在混沌的海面上,错乱的光影线条从这剪影上迅速剥离着。

先生,”阿加莎却是等对方说完便摇了摇头,“攻击是见效的,它在衰退了。”

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一边眺望着远方的海面,而在这位年轻的守门人眼底,一抹苍白的微光正在轻轻跳跃。

她眼中倒映着的并非现实,而是灵界。

阿加莎眨了眨眼,灵界的短暂影像从视觉中消退,她眼中再次呈现出清晰的现实世界。

炮弹入水,水柱四处升腾,大大小小的水柱分布在海燕号周围,并在远方的海面上形成了一片不断弥漫扩散的薄雾,其中有几枚炮弹擦伤了海燕号,但后者的速度丝毫没受影响。

然而遥远的港口方向,岸防炮台开始运作,覆盖在山崖、海堤以及港口钢筋水泥外墙上的闸门一个接一个地打开,黑沉沉的炮管探出头来,沉重的炮台在一系列齿轮和连杆的驱动下慢慢旋转着,深埋地下的升降机吱嘎运行,将炮弹从地下弹药库送往上层巨炮,同时又有一阵阵急促的钟声和汽笛声在港口内

外响起,催促着所有尚在港口里的舰船迅速规避,催促着港口内所有设施进入临战状态。

就在这时,寒霜本岛的岸防炮开火了。

“首轮命中率低——那艘船速度太快了,超过了记录在案的数值!”

可它仍然在全速航行。

李斯特面沉似水,在持续响起的炮火轰鸣中,他死死盯着远方海面不断升腾起来的水柱和烟雾,盯着这艘仍然在不断加速朝寒霜驶来的“海燕号”,神色中没有了丝毫迟疑。

面对来自寒霜本岛的炮击,这艘船没有减速,没有打出规定的旗语和灯光,反而在不断加速,甚至加速到远超其设计极限••••••这不是寒霜的战舰,这是个怪物。

所有的岸防炮都开始嘶吼,炮火轰鸣中,穿甲燃烧弹在空中划过无数道晦暗的火线,如交织的雨水般泼在海燕号所处的海域上,巨大的水柱接二连三地升起,而在数不清的水柱中间,这艘不断发出尖啸、吼叫的船如被激怒的野兽一般,继续笔直地向前冲锋着。

而随着距离的拉近和弹幕的不断校准,终于开始有炮弹落在海燕号身上了。

在岸防炮撕碎了它的船尾甲板,打掉了它的烟囱和舰桥建筑,甚至炸毁了它理论上堆放弹药和安置蒸汽核心的舱段之后,它还是没有减速。

“继续打——直到它消失在海面上,”李斯特咬着牙说道,随后突然转向身旁的阿加莎,“女士,请尽快通知大教堂,假如港口这边拦不住,我们可能需要……“是,长官!”

战舰主炮齐射的轰鸣终于成了压在“海燕号”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数量更多的穿甲燃烧弹落在这艘面目全非的舰船上之后,它终于开始崩溃。

它的汽笛声终于停下来了,那种怪异的尖啸声也渐渐停息。

在望远镜中,瞭望台上的人还能隐约看到海燕号四分五裂的甲板下面正呈现出怎样的怪异形态,有人忍不住发出了高声惊呼。

“……死亡之神在上!

那是什么玩意儿?!”

是伪装成尘世之物的怪物。

如雷霆炸裂,威力惊人的岸防巨炮轰然间喷吐出巨大的火焰和爆鸣,常规穿甲弹首先进行一轮齐射,形如尖锥的炮弹在空气中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如一道道火线般划过天空,并在一段时间的飞行之后落在远方的海面上。

首先是甲板和外层船壳成片成片地剥落下来,露出里面扭曲黑暗的怪异结构,随后是整艘船从头到尾的猛烈蠕动、撕裂,就仿佛要将自己撕成碎片,这曾经看上去像是海燕号的东西一边向外泼洒着无数黑暗的泥浆,一边迅速断裂。

蒸汽在喷薄而出,汽笛在连续嘶鸣,整艘船从里到外都在嘶吼,甲板上的水兵奔跑起来,烟囱上空漂浮的黑色雾气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丝丝缕缕的黑红杂色——船在加速,原本就是蒸汽快船的它速度进一步提升到了极限,宛如裹挟着奔雷的巨兽在辽阔无垠的海面上疾驰,这劈开破浪的轰鸣,渐渐如狂乱的嘶吼般响彻大海!

哪怕不沉,也该停下来了。

岸防炮的炮击虽然没有直接“杀死”那赝品,但正在有效地将它推到某个临界点上,它就要自我崩解了。

巨大的爆炸轰然撕碎了它的装甲,砸断了它的桅杆,将甲板成片成片地从船身上剥落,黑泥般的粘稠物质如血液般从伪装的外壳下喷涌而出,如豪雨般在海面上飘落。

它开始减速,一边向外蔓延出大片大片的黑暗杂质,一边在海面上消融、坍塌着。

岸防炮在持续开火,而且很快,又有额外的炮声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这是停留在港口内的舰队——它们终于完成准备工作,开始参与到拦截中了。

岸防炮在嘶吼着,一轮又

很短时间内便在海燕号上倾泻了数不清的炮弹,不管放在任何一艘船上,这都是致命伤害。

岸防炮开火的巨大震动甚至微微撼动了阿加莎脚下的平台,她仿佛能感受到整个瞭望台都在这一轮炮击的反馈下轻轻颤动着,同时她又听到有人在旁边汇报。

然而李斯特只是面色凝重地望着这一幕,脸上的肌肉仍然紧绷着。

“自由射击,换穿甲燃烧弹,持续开火直至目标沉没,”李斯特面无表情,“驻留舰队待命,如果在近海警戒线上仍不能拦下这艘船,就让舰队出击——哪怕最后用撞的,也要把这艘船拦在寒霜之外!”

这可怕的,诡异的,尝试向文明世界发起冲锋的袭击者——终于在距离寒霜本岛只有几海里的地方停下来了。

qw2022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qw2022 2023-02-14发表,共计2883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